“太空武器化”是否可以避免?美欲独霸反卫星能力

资讯小青爱吃草2022-10-18 11:13:43浏览92评论0

“太空战”出现三十年,“太空武器化”是否可以避免?专家解读据BBC中文网16日报道,美国太空军负责人杰伊·雷蒙德将俄乌冲突形容为“第一场商业太空能力发挥重要作用的战争”…

据BBC中文网16日报道,美国太空军负责人杰伊·雷蒙德将俄乌冲突形容为“第一场商业太空能力发挥重要作用的战争”,报道称,这是首次交战双方都依赖太空能力的主要冲突。

很多人将1991年海湾战争看作“第一次太空战”,30余年过去,谈到当前阶段“太空战”的特点,军事专家认为,卫星在战争中使用的越来越广泛,用途也越来越多,性能也越来越高。

“太空武器化”是否可以避免?美欲独霸反卫星能力

各国应该在联合国的框架下进行太空军备控制的协商和谈判,避免出现太空武器化和太空战。

报道称,雷蒙德这位美军最新部门的负责人没有详细说明美国及其盟友如何向乌克兰提供帮助。

不过他明确表示美国正在做些什么。

他说,“针对美国、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可能面对的任何威胁,我们利用空间技术帮助提供精确打击,利用空间技术提供导弹预警。”

报道提到,目前在太空有5,000余颗人造卫星,大部分是商用卫星。

在俄乌冲突期间,乌克兰得到的商业卫星图像的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负责人说,在战争开始前,他们向乌克兰提供的商业卫星图片数量比以往增加了两倍多。

这些商业卫星在很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提供情报、监视、侦察、通讯,以及依赖太空设备提供的定位、导航和计时服务对关键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报道称,太空军事化实际已经成为现实。

对空间技术的依赖越来越大也引发担忧,人们担心冲突可能会扩展到陆海空之外的太空。

“太空武器化”是否可以避免?美欲独霸反卫星能力

中国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1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俄乌冲突期间,西方的商业卫星对乌克兰提供大量支持。

这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首先是商业遥感卫星。

这些遥感卫星可以实时监视战场动态及俄罗斯的后勤补给状况,从而为乌克兰军队提供关键的情报支持。

其次是通信卫星,一些高轨和低轨的宽带通信卫星为乌克兰军队提供通畅的通信保障。

尤其是“星链”低轨星座项目发挥积极作用,其不仅保障了乌克兰军队的通信能力,还使得卫星、地面站及无人机共同为军队提供交互式地图,从而帮助乌军有了精确打击能力,“甚至可以说,在俄乌冲突中乌克兰凭借在信息、情报方面的支持获得一定的优势。”

军事专家宋忠平1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外界普遍认为,首次“太空战”是1991年爆发的海湾战争,在这场战争中,美军动用了几乎全部军用卫星和部分在轨的商业卫星,掌握战争的主动权,“这个阶段的太空战是指利用天空中的卫星系统对地面战争进行支援,包括通讯、导航、侦察,对地面和海上力量提供保障。

在俄乌冲突中太空战则表现为另一种形式,俄罗斯为防止西方利用商业卫星为乌克兰提供保障,对其进行干扰破坏。

但这两种形式的太空战和战争双方在太空中利用空天武器彼此攻防还不是一个概念。”

从1991年海湾战争迄今,商业卫星发展经历了哪几个阶段?黄志澄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应用卫星按照用途可以分为民用卫星、军用卫星和商业卫星,其中商业卫星包括通信卫星、遥感卫星等,“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商业卫星开始发展,在起步阶段商业卫星主要是通讯卫星,在电视转播等通讯领域取得很大的进展。

进入本世纪后,商业卫星得到更大发展,首先,体现在遥感卫星的兴起,其分辨率从1米到0.5米直至0.2米。

其次是低轨互联网星座的兴起,其中就以Spacex公司的‘星链’低轨星座的快速发展为代表。

估计到2025年后,商业卫星将会进入到一个成熟的体系发展阶段。”

在这种快速发展背景下,卫星在战争中的作用也日益凸显,军事专家张学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首先,当前商业卫星在战争中的使用越来越广泛,以前主要是是使用军用卫星,现在大量应用商业卫星,特别是在照相侦察、雷达成像侦察领域,商业卫星的图像质量完全可以用于军事用途。

其次,用途也越来越多。

在海湾战争期间,GPS卫星仅仅初露锋芒,应用场景比较初级,主要用于导航定位和授时,地面终端设备数量也少。

现在GPS广泛用于武器制导,而且这种制导方式相对廉价,可以广泛大量使用。

像西方提供给乌克兰军队的神剑制导炮弹和海马斯火箭炮使用的制导火箭弹,均可使用GPS制导。

第三,如今卫星性能也越来越高。

以预警卫星为例,当年使用的“国防支援计划”预警卫星完成对地表扫描速度较慢,敏感度也较低,极难对一些发动机工作时间很短的战术导弹进行高效预警。

而现在的天基红外系统可以对陆基或者舰载的巡航导弹发射时固体助推器的点火做出预警,进而发出警报,从而使得一些军事装备可进行机动躲避,防止被打击。

对于未来战争会不会从陆海空扩展到太空,黄志澄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但又十分敏感的问题。

当前太空军事化还局限在对战场进行信息支援,包括应用导航卫星、通讯卫星、遥感卫星、海洋监视卫星等。

“太空武器化”是否可以避免?美欲独霸反卫星能力

需要警惕的是太空武器化。

太空武器化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对卫星的攻击,这其中一种是在轨道上用航天器对卫星攻击(天对天),另一种是地对空,即利用反卫星导弹对卫星实施攻击;这属于“硬杀伤”。

与“硬杀伤”相对应的是“软杀伤”,指对卫星进行电子干扰,目前对卫星进行电子干扰的“软杀伤”也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的太空武器化是太空利用航天器对地面目标实施打击,目前这种设想还停留在研究阶段。

黄志澄建议,为了防止太空的武器化,各国应该在联合国的框架下进行太空军备控制的协商和谈判。

张学峰则提到,值得关注的是,美国一方面想通过技术优势和发射成本优势占领太空这个“战场制高点”,另一方面又想获得排他的和领先的反卫星作战能力。

目前其陆基中段反导系统和海基的标准3拦截弹都具备成熟的反卫星能力,但是美方却“提倡”别国不进行直接上升式反卫星武器的实验,试图独霸这种反卫星能力。

New Post(0)
登录